清晨,震泽湖上起了白白的雾霭,从湖面向沿湖几十里地方漫延,一切都在一片朦胧之中。

白雾开始袭向滨湖镇,南面城墙已经被白雾笼罩,因为有着阵法的阻挡才没有弥散进城里。

……

“老李头,你说这妖怪怎么还不来,这都城戒备快半个月了。”一名年轻的清瘦男子向旁边一名年近五十的男子抱怨道。

“你这小子还盼望着妖兽来啊,每次震泽湖涨水妖兽来袭,像我们这种凡人总要损失几十人,连那些先天期的高手在这些妖兽面前也不堪一击。”中年男子一脸哀怨的说道。

然后又小声的凑到年轻男子耳旁,

“我还听说有次连山上下来的修士都死了几个。”

“真的假的?不会吧?那些修士不是神通广大吗?”年轻男子一脸的不信。

中年男子瞟了他一眼,说道:

“你爱信不信,你以为那些妖兽是好对付的,要不是有这城墙之阻,我们凡人早死光了。”

中年男子说完就不理年轻男子,看着这眼前一片白雾茫茫,喃喃自语道:

“这不是冬季,湖面怎么起那么大雾呢?”又不由自主的把手里的长枪握的更紧了些。

猫性少女私房写真

……

又过了一会,从城墙下传出一阵阵“哗哗”的水声,虽然很细微但是嘈杂无比。

“哎,你听!是不是城下有动静?”

“好像是有些水声。”

“起来了,起来了,有动静!”

……

有些还在沉睡中的守城凡人被旁边的人推醒,一群凡人都在讨论着这奇怪的水声。

“伍长,你看?”一名士兵向军官打扮的人说道。

“你们在这守着,我去请仙师来看看。”说完就朝城楼上的一处城楼里跑去。

而此时楼里一名练气三层的修士正好结束一夜的修炼,手里还捏着半块灵石。

“倒霉啊,领了个监视城墙的差事,他们倒好在城里的灵脉上修行,难为我这里就这点灵力,用来修炼都不够。”那名修士心里不断地抱怨着。

“仙师大人,城墙下传来异响,请仙师速速查看!”那名伍长的声音响起。

“你说什么?”那名修士面露怒色的说道。

那伍长更加恭敬的低头说道:

“禀仙师,城墙下传来异响。”

那名修士听到后也不敢大意,他担任的就是巡查之责,要是误了大事,不仅自己小命不保,就是战后家族也会兴师问罪的。

“赶快带我过去!”修士着急的对那名伍长说道。

“是是是!”伍长带着仙师就朝城墙边上跑去。

“让一让,仙师来了!”

“快看仙师来了!”

……

那名练气三层的修士穿过人群,趴在城墙上往下看,虽然眼前的白雾也阻碍了他的视线,但是毕竟已经是练气期的修士了,看的比普通凡人更远些。

他隐隐感觉水里有东西在从湖里游到城墙边上,就在他准备看的正仔细时,

突然,一道黑影从白雾里冲过来,一头向那名修士撞去,到了近处,才看出来是一条满嘴獠牙,身长一丈的怪鱼,一旁凡人都吓得后退,就在众人准备躲避时。

怪鱼撞在了护城法阵的光幕上,顿时化为一滩肉泥和血水。还没等众人松一口气,从白雾中飞出来一条条这样的怪鱼,义无反顾的撞在了光幕上,然后化为血水。

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光幕在接二连三的撞击下,开始忍不住晃动起来。

“妖兽来袭!员准备战斗,敲响警钟!”那名修士大吼一声。

一群守城的凡人也都开始运作起来,一阵阵号角声开始响彻起来。

那名修士也来到了城楼里,跑到最上层,一口巨大的铜钟悬挂在那里。

一道灵力从指尖射出,灵力撞在了钟身上,顿时发出一阵“咚”的声音,声音从城楼开始向镇守府传去。

另外三面城楼里的警钟也开始敲响起来,响亮的钟声让城的人都知道妖兽来袭了。

……

镇守府中,在打坐修炼的沈瑞凌也听到了这响彻云霄的的钟声。连忙起身出门,向着府中的空地掠去。

一路上,沈瑞凌看见整个镇守府里都忙碌了起来,从云碧峰下来的家族修士也在向空地集合。

“你们几个去西门,那两个去东门,北门你们去。”沈焕铭看见聚在一起的家族修士,开始命令道。

“是!”

“瑞凌和周道友先随我去南门看看情况。”

“你留下两个人看护阵眼。”沈焕铭对着沈焕通说道。

“我这就派人!”沈焕通拱手道。

下达完指令,沈焕铭带着沈瑞凌两人朝着南面城墙掠去,三人都是练气后期的修为,借一下力就能飞过几个屋顶,不一会三人掠上了南面城墙。

守城的修士看到沈瑞凌三人的到来,忙跑过来,拱手道:

“刚刚有一波一阶的妖兽发起自杀性攻击,被大阵拦下,现在刚刚停下攻击,请前辈主持防务。”

沈瑞凌看到护城大阵的光幕上还粘有一滩滩血渍,可以看的出来刚刚那些妖兽是多么的不要命。

三人往城外看去,都是练气后期的修为已经产生了一点神识,再加上雾气比先前稀薄了点,沈瑞凌发现城外水里已经都是妖兽。

庞大的一阶妖兽群里还夹杂着许多二阶妖兽,不时的有鱼类妖兽跳出水面。他们借助水势,已经可以够到到城墙上的凡人了。

沈瑞凌三人都相视一眼,眼里露出了苦涩之情,因为他们发现不仅有许多二阶妖兽,还有四只二阶上品的妖兽躲在暗处徘徊着。

就在三人被眼前的妖兽阵容震撼时,沈焕通也带人上了城墙,上来的还有一对副武装的士兵,带头的是一名魁梧大汉。

“这位是王队长,凡人的城防由他负责。”沈焕通向三人介绍道。

沈瑞凌看了那彪悍大汉一眼,已经是先天三层的修士了,这种高手在凡人里也是一流高手了,他带来的队伍里还有几人也透露着先天的气息。

看了一眼众人,沈焕铭才艰难的开口道:

“告诉各位一个不好的事情,就刚才我看到的,城外水里就藏有四头二阶上品的妖兽,二阶中品的妖兽更是不下十头。”

上来的一群人顿时大惊失色,尤其是沈焕通,直呼:

“怎么可能!”

他在滨湖镇担任镇守一职超过四十年,每年都会碰到趁机作乱的妖兽,但无非就是一两头二阶上品的妖兽带着几只二阶妖兽罢了,配上大阵很容易就能守护住。

还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兽群,听沈焕铭说这里面每一头妖兽都至少是达到一阶的存在,二阶妖兽更是随处可见,还有四头二阶上品的妖兽,这已经颠覆了他的认识。

“要不要向云碧峰上求救?”

一旁的周谯发声了,原本以为就是一场普通的战斗,结果居然出现了四头二阶上品的妖兽,这已经比他们三人都多了。

“不妥,族长近期已经在准备晋升筑基后期了,要是族长能突破,我们沈氏一族的影响力在临海郡就能更上一层楼。”

“况且族长让我带来了四把穿云弩,只要我们能解决掉两只二阶上品的妖兽,靠着这座法阵我们还是守的住的。”

沈焕铭否定掉了周谯的想法,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沈瑞凌想了一下,如果可以先干掉两只二阶上品的妖兽,集他们几人之力还真是可以守一守。

就在众人商议时,妖兽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这次不仅出动了了一阶的炮灰团,连二阶妖兽也开始攻击城墙。

“所有人听令,修士用符箓攻击二阶以上的妖兽,为凡人击杀一阶妖兽提供机会。”沈焕铭命令道。

“是!”

沈瑞凌也准备动手猎杀几只二阶妖兽,以他现在练气八层的修为寻常二阶下品妖兽都不过是一剑之敌,虽然不能出去战斗,但是一道剑气就能斩落不少一阶妖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