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已经十年了,但亚瑟对凯的进攻习惯还是很了解的。凯喜欢先发制人,他的第一攻往往势大力沉,让敌人第一步就被打乱节奏,然后凯接下来连绵不绝的进攻撕开敌人的防守,以闪电般的打击让敌人败北。

所以对待凯的首次进攻,亚瑟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打算先接住凯的第一击,顺势卸掉攻击的力度,然后持盾正面突入凯的正面,挤压凯的活动空间,不给凯连续攻击的机会,接着在利用盾牌撞击打乱凯的节奏,接着利用剑术解决战斗。

逻辑清楚,没毛病。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他接不接的住凯的第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亚瑟果然接住了凯的木剑,可不等亚瑟发挥,凯的手腕一扭,他的木剑就搅住了亚瑟的木剑,然后一送,亚瑟的长剑就被带到了一边,这份巧力顺带的还将亚瑟的身体带向了一边,亚瑟的下盘并不稳固,再加上凯的变招快到超过亚瑟的反应速度,于是亚瑟被带的一个踉跄。

这一个踉跄出现,亚瑟打算就毁了,当平衡被打破的时候,人下意识的会张开双手维持平衡,受过训练的人会抑制这种冲动,但还是会在一瞬间中门大开,露出破绽。而这个破绽对凯已经足够做太多事了。

凯趁着亚瑟身形不稳,右手反持的木剑一个上撩,打中亚瑟持盾的右手。亚瑟的手一痛,右手一松盾牌就掉了下来。

这还是凯留手了,以凯的速度,他完可以改撩为刺,那亚瑟就倒霉了。毕竟木剑虽然是木头的,但头还是尖的,被捅一下要害部位,比如脖子,肋下完可以瞬间瓦解敌人的战斗力。当然那也会造成一些附带伤害。

在一击得手之后,凯的进攻不仅没有结束反而越发凌厉起来,只见他身体一转,左手剑画出一个大弧线,再次从头上劈向亚瑟。

凯依然在留手,要不然这一劈的目标就不会是亚瑟穿着铠甲的胸口,而是亚瑟没有戴头盔的脑袋了。胸口被凯劈了一记,亚瑟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

而凯得势不饶人,他就像一个华尔兹舞者一样,迈着优雅的舞步,整个人旋转起来,双剑不断的劈向亚瑟,亚瑟想要用剑抵抗,可随着凯的旋转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重,他手中的长剑很快就被打落,然后他整个人就被凯吊打。

凯没有很快结束的战斗,反而是双剑不断的出击,把亚瑟打的狼狈不堪,虽然不至于受伤,但痛还是很痛的。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

一分钟,亚瑟差不多被凯击中了差不多二十下。等到亚瑟彻底招架不住要摔在地上的时候,凯立刻右手收剑,同时右脚一个弓步向前,扭腰,转跨,左手一持剑一个突刺直取亚瑟胸腹部。不过在突刺的时候,凯已经将剑尖倒转,改用剑柄刺向亚瑟。

‘碰!’

一记闷响,亚瑟的身躯被撞飞了差不多五六米。然后再也爬不起,只能无力的趴在地上把早上的早餐部吐了出来。

看向了亚瑟,凯摇了摇头,扭头看向了骑士团的其他人。然后非常不悦的说道:“亚瑟告诉我,他现在和骑士团成员交手,已经难求一败了。”

凯双眼认真的看着那些有些迷茫的骑士,眼神渐渐变得严厉。

“现在你们告诉我,他说的是认真的?他这种水平居然能把你们部打败?还是说,卡梅洛特的骑士团现在已经虚弱到连一个剑都拿不稳的孩子都打不过?”

凯对骑士团的这些人其实不算太熟,毕竟他为了回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训练,所以对社交没什么兴趣,而且现在又十年过去了,骑士团早就换了不少人,剩下的熟人不算太多。

但他不相信,乌瑟王会让自己的骑士团虚弱至此。亚瑟的剑术不错,但绝对不算真正的一流,他还只是个半大孩子,身体机能和战斗经验更是青涩无比,怎么和那些身经百战的骑士相比,要说亚瑟在骑士团中排名上游,凯还勉强相信,毕竟亚瑟的天赋在那里摆着,但打遍整个骑士团无敌手?那绝对是开玩笑!

那么剩下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帮骑士在给亚瑟王放水!

骑士们显然知道凯的意思,可亚瑟在场,他们又不好承认。他们怕打击到亚瑟。当然有很多人知道,自己并没有放水,是真的打不过亚瑟,他们就更没资格开口了。

看到这些人不说话,凯决定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寻找答案。

“亚瑟!趴够了的话,就去一边扎马步!别像个姑娘一样!我不开口不准休息!”

亚瑟被凯这么一教训,虽然感觉还是非常糟糕,但还是听话的灰溜溜的跑到一边,笨拙的扎起了马步,只看这姿势就知道,这小子已经很久没有扎马步了。

凯摇了摇头,然后不再管亚瑟了,亚瑟是什么人,凯很清楚,接受了这一次教训,估计在短时间内,他会很好的记住这次教训。凯扭过头来看向了骑士团的众人,随意的用剑指了一个骑士。

“你!过来和我打,让我看看你们的水平。”

骑士面对挑战不可能退缩,对骑士来说,输没什么可丢人的,但要是没胆子接受挑战,那就不用混了。没什么比骑士害怕挑战更丢人的了。

所以那位骑士很快就站了出来,勇气可嘉。

但,有些事不是勇气就能弥补的。不到一分钟,这位骑士就被凯抽翻在地,凯对他可不会像对亚瑟那么温柔。

“下一个!”

依然是一分钟,这位骑士的胳膊就被打脱臼了。

“下一个!”

这个更惨直接被一剑抽到了脑袋昏了过去。

“下一个!”

连续几轮过后,所有人都明白了凯要做什么!他要把整个骑士团都揍一遍!

这么牛的事,自然瞒不过其他人。王宫里很快就传开了,就连在处理政务的乌瑟王也忍不住来到了训练场外面的高墙之上来观看凯的战斗。

乌瑟王就喜欢这个,甚至为了观看各国的骑士对战,他不惜花重金每隔三年举办一次骑士大赛,这也让卡梅洛特的骑士大赛在诸国驰名,成为了骑士们的盛会。毕竟夺得冠军不仅能得到2000金币的巨款,还可以在诸国之间打响名声,骑士们当然趋之若鹜。

但还有比乌瑟王更快的,那就是莫甘娜和她的女仆格温。

“公主殿下,这就是凯爵士?”格温是一个黑人女孩,虽然只有十六岁,但长相非常着急,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大的多。她的长相也不算太漂亮,顶多中人之姿,而且朴素的很。总之,就是个在电影里用来承托女主角漂亮的女路人。

说到黑人,这里就不得不多说两句。凯第一次在卡梅洛特见到黑人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还有什么比公元前的英格兰看到黑人更让人惊讶的吗?可在卡梅洛特甚至是在整个凯尔特人诸国这很平常,甚至其他人都不觉得黑人有什么稀奇,他们一点不歧视黑人。是那种真正的不歧视,他们觉得黑人和他们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的。也没人规定黑人不准那不准这的。

总之他们没有特殊对待,就是大家一样的普通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