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阵错愕,有些搞不明白陆玲珑的想法。

上次见到周禹也是约战,这次见面依旧是约战,这位也忒好战了吧!

面对陆玲珑的挑战,周禹果断选择拒绝。

“现在还不是时候。”周禹轻轻地摇摇头,现在答应陆玲珑的挑战,根本毫无意义。

陆玲珑实力就算再强,现在也不可能是周禹的对手。

两人都算是以绝代天骄晋级洞玄(七)的,但周禹现在已经快要突破到洞虚(八)了,所以两人交战,陆玲珑必败无疑。

像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周禹可不想浪费时间。

等到帝都之事结束后,周禹决定前往太阴仙宫,去见一见雅儿。

届时在同意与陆玲珑的战斗,好好的虐一虐这位天之骄子。

咳咳,就是这样,主要是周禹对上次陆玲珑对他出手的事,可以说是耿耿于怀。

“时间。”陆玲珑仿佛早就猜到了周禹会这么说,再一次询问约战时间。

“这次事情结束后,我会前往太阴仙宫。”周禹笑着说道,许久没看见雅儿,真的有些想她了。

可爱百变小清新甜美可人唯美写真

“好。”陆玲珑点点头,淡淡地说道。

周禹轻笑一声,也不在言语。

赵默笙见两人停止交谈,便对着周禹说道:“周大哥,请。”

“六殿下,请。”周禹还了一礼。

赵默笙也不推辞,当先一步,走在众人前面。

周禹三人紧随其后,一行人等登上了云霆天马车,向着府邸内部而去。

少顷,议事厅就在眼前。

众人下了马车,就要走进议事厅。

“阿弥陀佛,诸位且慢。”就在这时,澄道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赵默笙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澄道:“澄道师兄,你这是?”

澄道也不回答,深深地看了周禹一眼,高大的身躯将赵默笙护在身后:“六殿下小心,这周禹有问题。”

“有问题?澄道师兄你到底在说什么?”赵默笙皱眉问道。

澄道感受着周禹的气息,面色严肃尽力戒备着。

“阿弥陀佛,你并不是周禹。”澄道厉声说道。

周禹面色平淡:“澄道师兄说笑了,我不是周禹又会是谁?”

“贫僧亦不知你是谁,但你必然不是周禹。”澄道强壮的身躯上有道道金光闪烁,已然进入了战斗状态。

“澄道师兄,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赵默笙眉头紧蹙,接着说道。

“六殿下,贫僧自然知道在做什么。”澄道死死的盯着周禹,只要他有任何异动,必将承受雷霆一击。

“他是周禹。”就在这时,陆玲珑发话了,直接和澄道成为了对立面。

“澄道师兄说我不是周禹,不知有什么证据?”周禹也不动怒,笑着说道。

“贫僧修炼《天佛观想法》,对气息十分敏感,能辨识所有曾见过生物的气息,你虽然与周禹几乎完一样,但却忽略了一点。”澄道解释道,他不仅是回答周禹的问题,更是在为赵默笙与陆玲珑讲解。

“哪一点?”周禹似笑非笑地看着澄道。

“你的气息过于缥缈虚幻,不像是真正的生命。”澄道接着说道,锐利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周禹。

“原来如此。”周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见此情形,赵默笙以为周禹是供认不讳时,陆玲珑再次说道:“他的确是周禹。”

“这不可能。”澄道持反对意见,两人出现了分歧。

赵默笙看着牢牢护住他的澄道,内心颇为感动。

但他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相信陆玲珑。

“玲珑师姐,不知你的依据是什么?”赵默笙看着陆玲珑绝美的脸庞,疑惑地问道。

“直觉。”陆玲珑认真地说道。

澄道锃光瓦亮的大光头上满是黑线,您一个直觉就敢这么反驳贫僧?

“他是周禹的分身。”陆玲珑继续说道,神色依旧是认真无比。

“分身?”赵默笙与澄道均是一惊,随后又释然了。

“玲珑仙子说的不错,我的确只是一道分身。”周禹将右手转化为灵气,以此证明自己说的话。

“还真有这种可能。”澄道沉声道,《天佛观想法》乃是擎天佛祖亲手所创,拥有无上威能,几乎很难出错,而分身却没有那些顾虑,完符合条件。

“阿弥陀佛,倒是贫僧唐突了,还请周师弟莫要怪罪。”澄道

“澄道师兄不必如此,真身此时正在闭关,但事态紧急,必须来六殿下府邸,所以我只能分出一缕神识。”周禹笑着说道,这句话倒是真的,现在他真身正处于闭关状态。

“闭关?莫非周师弟快要突破到洞虚境?”澄道震惊地问道。

“不错,两天之后,便是天劫降临之日。”周禹也不打算隐瞒,突破洞虚境声势太过浩大,想隐瞒也比较难。

澄道神色有些复杂,他没想到当初那个只能躲在周郁身后的“小家伙”,现在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

陆玲珑面无表情,这件事并不能让她有什么变化。

“这么说,倒是要恭喜周大哥了。”赵默笙惊喜地说道。

“多谢六殿下。”周禹笑着说道。

赵默笙双眼微微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众人又是客套一番,便走进了议事厅。

半个时辰后,周禹自议事厅走出,身躯化作灵气消失于天地间。

时间缓缓流逝,此时已是深夜时分。

“隐”组织驻地。

黑袍老者高居主位,其下有六位使者分列四周。

“诸位,消息已确认,周禹将于两天后渡洞虚之劫。”位于第四位的使者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这是我们的机会。”之前受到惩罚的第二使者,江左使咬牙切齿地说道。

“诸位莫要心急,此事很有可能会是陷阱。”第三位使者沉声道。

“此事**不离十,今天周禹的分身前往六皇子府邸商讨要事,主动透露的。”第五位使者

“正因为是他主动透露的,才有问题。”一直沉默着的第一使者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你怎么看?”黑袍老者看向第六使者,淡淡地问道。

“此事应该为真,周禹在应王府中,也曾与应王说过此事。”第六使者低着头,声音十分的低沉。

“嗯,既然如此,那就做好准备吧!”黑袍老者点点头。“就算他为了引出我们也无妨,实力才是一切。”

黑袍老者心里清楚,如果周禹想要引出他们,那么这渡劫之事就必须为真。

否则的话,不会有任何人出手,这就是一场豪赌。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不会有人在乎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一旦成功假的也会变成真的。

假亦真时真亦假,真亦假时假亦真。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有谁能够分得清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