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宫,甘露殿。

李世民盘坐在软塌上,怀里抱着乖巧的小豫章。

小豫章正在玩一个鱼虾蟹的小魔方,大眼睛瞪得圆圆的,非常的认真。

小力士黄安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先是躬身一礼,接着说道:“陛下,查到了。”

李世民闻言,抬头朝黄安看来。“郎君去了魏侍中府中。”黄安轻声说道。

正在玩魔方的小豫章愣了愣,接着抬头朝李世民看去:“父皇,这里我不会。”

李世民本来还想再问一些详情,被小豫章这么一打断,直接朝黄安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黄安恭敬的往后退了几步,到屏风后时,才转过身来,眼里有几分犹豫,他还没告诉李世民,其实霍王妃也回了娘家,不过想想,或许只是巧合吧。

走出甘露殿后,黄安与几个力士交代了一番,今日轮到他休沐了,他想着回去好好睡一觉。

伴君如伴虎,只要是当值的时候,黄安都不敢怠慢,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睡一觉顶三天的本事,此时已经是困得不行……

回到掖庭宫后,几个伺候黄安的力士已经准备好了热腾腾的洗澡水。

黄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让他们都退下,等人都走了之后,他走到里屋,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精致的琉璃瓶子,空气中一股浓郁的花香弥漫开来。

清纯美女爱笑的眼睛可爱迷人

黄安珍而重之的掀开盖子,小心翼翼的往洗澡水里滴了两滴香精。

看了一眼只剩一半不到的瓶子,有些不舍的吧唧了一下嘴。

洗过澡后,黄安本打算进屋睡觉。

不想,门突然被敲响。

“谁啊?”黄安眉心微蹙。

门外传来回应:“黄力士,方才有人送来一份礼盒,说是给您的。”

“礼盒?”

黄安狐疑的走到门口,来人是个脸熟的小太监,想来不管忽悠自己。

“什么礼盒,我看看。”

“就是这个,黄力士您看,上面还有朔方商会的精品蜡印呢!”

“这是……”

黄安惊呼一声,急忙接过礼盒,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吊铜钱丢给小太监,警告道:“这事儿你回头别瞎传,要是让我知道你多嘴,小心你的脑袋!”

小太监接过铜钱,先是一怔,又听到黄安言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告诫之意,心下一凛,急忙点头哈腰的应了下来。

黄安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抱着礼盒返回屋内,脑海里不自觉想起席云飞淡然的面孔。

大唐不是大明,对于席云飞无缘无故讨好他这么一个小太监的行为,黄安还有一些不解,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适当的时候,尽自己所能,报答一番席云飞。

立政殿。

长孙皇后同样受到一份大礼,这是席云飞得知她的电视机被杨妃分走后,特地让木紫衣又送了一台进宫。

与电视机一起的,是一年份的化妆品,这些化妆品都是席云飞特地从光幕上买的,不含刺激性成分,哪怕是长孙皇后用了也不会出现过敏反应。

长孙皇后坐在软塌上,手里把玩着一瓶润肤***白色的瓶身,是因为整个瓶子都是晶莹剔透的玻璃打造,透过瓶身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润肤露。

“很清淡的气味,有单单的奶香,还有一点点茶叶的清爽气息……”

长孙皇后在手背上涂了一点点,闻了闻,十分享受的闭着眼睛,发出由衷的赞美。

一旁伺候的李香凝也探头闻了闻,相比于刺鼻的花香,她也觉得这种淡雅的气味更符合皇后娘娘的身份,雅而不奢,超凡脱俗,更显身份。

将润肤露摊开,长孙皇后一边涂抹,一边问道:“你方才说的事情,本宫已经知道了,那个黄安当初就是为了帮本宫去要《知音》,才认识的云飞那孩子,有点交情很正常。”

李香凝闻言,微微颔首应是……区区一个小太监而已,她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是这次木紫衣让人送了一堆东西给皇后娘娘,竟然还捎带了一份给一个小太监,她才多嘴提了一句。

···

···

东市,坎北街,朔方商会长安分会。

席云飞离开魏府后,便驱车直接过来了这边。

最近两日,电力司的事情是首要,这方面的相关工作,他一个穿越者亲自主导肯定会事半功倍,等到电力司盖好,再交给平阳公主去运营也不迟。

席云飞的到来,让分会的主事和管事都战战兢兢了起来。

对于这位小郎君的传闻,他们可是听得不少啊。

像是最早的占城为王,虽然后来证实是以讹传讹,但席云飞在朔方的地位怎么说?

还有之后与朝廷的矛盾,曾几何时,连风头正劲的长孙氏都斗不过他。

当然,事实没有那么夸张,无非就是一纸黑名单整得长孙枳没饭吃而已。

如果这些都不算什么的话,那席家五千护廷队打退十万突厥狼骑怎么说?

据说那一战还俘虏了三万突厥奔狼卫呢……

消息的闭塞,让他们对席云飞的认知还停留在半年前。

不知道等他们知道如今高句丽已经灭了,而且还是面前这个小小少年带人灭的。

还不知道这些个管事要怎么看待席云飞呢。

“好了,好了,都围在这里做甚,没事儿做了吗,都去做事儿!”

甄有财板着脸呵斥了一声,席云飞第一次来分会视察,这些个小崽子就这么不配合,真真是气死个人了。

席云飞呵呵一笑,对此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早上在魏府的经历,让他知道,长安这边不少人对他误会颇深呐!

“甄主事,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我有些话要问你。”

“是是是,郎君这边请,后院有个茶室,我已经让人备好清茗。”

席云飞走后,大厅里不少管事才回过神来……怎么觉得这位小郎君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难以相与啊,不仅如此,反而还温文尔雅,比一般人更好相处呢。

几个原本就在分会谈生意的商贩也凑了上来,遥望着席云飞远去的背影,嘴上都是啧啧称奇。

“这位就是传闻中杀人如屠狗的席家二郎?不像啊,倒像是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

“呵呵,你懂个屁,人家那叫杀人不眨眼,动动手指,就有人替他卖命的。”

“唉,赵管事,你们商会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买卖啊,回头要是有什么好处,可别忘了哥几个啊,多少分润一点……”

走到门廊的席云飞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小心跟随的甄有财。

“甄主事,我在长安人的眼里,真的就那么不堪吗?”

甄有财闻言一怔:“郎君这是何意?”

席云飞指了指身后大厅里议论纷纷的几人,委屈的嘀咕道:“他们说我杀人不眨眼来着。”

ttshuo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