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的客厅里,橘黄色灯光轻柔铺洒,给众人笼罩上一层祥和气氛。

然而在这样和谐的空气里,却有一个人面色扭曲犹如恶鬼。

“小黄哥哥,你怎么了?”

李唯好奇戳戳他的手臂,一旁的罗丽满是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李瑞收回点在绫希夷眉心的手指,身后充满怨念的视线令他芒刺在背,不由得心虚一哆嗦。

这个系统绑定队友的标准有点迷啊,为什么会如此顺利?

难道真是重女轻男?

“好神奇的力量……”

绫希夷睁开空洞幽暗的眼睛,缓缓捏紧拳头,感受着神魂中传来的玄妙知识。

过了许久,她才发现屋内气氛不太对。

“嗯?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小李子你跟我出来一下。”

洁白无瑕少女唯美脸部特写高清图片

黄俊材干笑着安抚她一句,拉着李瑞就往外走。

到了门外,他掏出一根从不抽的烟叼在嘴里,背对李瑞,眼神深邃望着斜阳,气质忧郁而颓废。

“小李子,你我兄弟一场,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有没有故意搞我?”

“真没有,你信我啊!”

“那为什么绫希夷的传承如此轻松?我当时踏马屎都差点被你搞出来?”

“可能你是天选之子吧……”

“选尼玛个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也不知道啊!”

系统还说绑定成功率不足万分之一呢,结果一个赛一个简单!

李瑞自己心里也很绝望。

“你以为我们人民警察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吃我一招致命打鸡!”

黄俊材头也不回反手一掏,攻向李瑞下三路。

“无情铁手!”

“巨龙撞击!”

…………

绵延不绝的攻击笼罩下半身,李瑞左支右绌,好不容易才让黄俊材出了口怨气。

其实黄俊材自己也知道李瑞不可能故意搞他,但看着一个个新队友没有任何难度的获得传承,再对比自己吃的苦,正常人心里都会有一丝不平衡。

依照他的性格,把这事埋在心里反而会成为一根刺。

可一旦说开,再发泄吵闹一番,心中的那口怨气很快就会消散。

门外传来激烈的惨叫闷哼,过了十几分钟,两个衣衫凌乱的男人又勾肩搭背的回到室内,恢复到了嬉皮笑脸的状态。

“哼,幼稚!”

罗丽皱皱鼻子,无奈瞪了两人一眼,只感觉男人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咳咳,希夷你感觉怎么样?”

李瑞干咳两声,不着痕迹放开黄俊材。

“感觉……有点奇怪,很温暖,好像有什么缺失的东西被填满了。”

绫希夷捧着心口,目光迷离。

李瑞:“…………”

你是不是在搞黄色?

但看着绫希夷正经的模样,李瑞知道自己想多了。

“不管怎么说,欢迎你加入我们,以后我们就是生死与共的同伴了!”

咧出爽朗笑容,李瑞对她伸出手掌。

绫希夷愣了一会儿,莞尔一笑,轻轻握住他的大手。

白皙软嫩的小手柔若无骨,李瑞轻轻晃动两下,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最强工具人,t哒贼~

…………………………

阴森村庄外的小山坡上,冰冷刺骨的寒气如附骨之疽,沿着脚底向上蔓延,但小田佑真却满头大汗。

望着那独自一人朝着鬼火崇崇村庄走去的背影,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李瑞大人,让她一个人去处理异常事件不太好吧?”

“没事,她是虚灵方面的专家,交给她准没错。”

这就是你们一群人在外面看戏的理由?

小田佑真眼皮抽搐,却不敢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找到愿意接受任务的高阶超凡者,他可不敢得罪这些救星。

要是任由鬼蜮中的源头继续扩张,受害的可能就不止深山里的一个小村庄,山外的小镇甚至城市都有可能被逐一吞没!

只有等那个女孩失败了,这些人才会重视这件事情吧?

可惜,代价也许就是那个女孩子的生命……

就在小田佑真痛心疾首的时候,李瑞等人却在毫无压力的闲聊。

“瑞哥,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

“啥事?”

“你说大蛇为啥要费尽心思跑到出云之国?找回自己的身躯当然很重要,但祂要是一旦复活,那不就被位面通道卡住了么?再也回不来地球了啊!”

李瑞呵呵一笑,摇摇头。

“首先,纠正你一点,是暂时被位面通道卡住,但随着时间推移,两个位面的灵能水平逐渐上涨,迟早能容纳神话生物通过。”

“那得多久啊?几十年?上百年?黄花菜都凉了。”

黄俊材不以为然的瘪瘪嘴。

“别把短生种的时间观念套用到神祇身上,几十上百年对你来说可能是一生,但对祂们来说也许只是一场短暂的沉睡。”

绫希夷的背影消失在幽暗阴森的村庄内,罗丽收回视线,加入闲聊。

“没错,而且你是不是把地球看得太重要了?东瀛是天选之地?大蛇为啥要眼巴巴的回来?祂是死亡本能的人格化,人类所谓的恩怨情仇对祂来说毫无意义,诸天位面,在哪儿传播死亡不都一样?”

“唔……”

黄俊材眨眨眼睛,感觉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随意的闲聊中,他们没注意到身边的小田佑真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大学曾经辅修过中文,虽然毕业之后很久没用,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但还是能勉强听懂对话的大意。

大蛇……神话生物……传播死亡……

这些人聊的东西为何如此高端?

不明觉厉啊!

但就在这时,黄俊材身上忽然亮起一层朦胧柔光,笼罩在身上的无形法术护盾缓缓消失。

有人偷袭!

李瑞心中一凝,刹那间伸手一抓,从他背后拖出一道半透明的虚幻鬼影。

“吼啊啊啊~”

凄厉刺耳的惨叫声钻入耳膜,李瑞眉头一皱,扣住脑袋的大手燃起至刚至阳的气血烈焰。

“鬼叫尼玛呢!”

献祭!

“嗷嗷嗷啊!”

这回可就是发自灵魂的哀嚎,献祭火焰天克这些负能量生物,烧得它直冒青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