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被带进来之后,站在雍诗菁对面靠墙的位置,低着头。

雍诗菁以温和的语气问道:“你是护卫卫部主官的移动岗,是吗?”

“是的。”

听到雍诗菁的柔和语调,小贩大着胆子抬起了头,看着雍诗菁和他身边的雍甘平。

“你今年多大了?参与行动任务多久了?”

“属下今年十九了,被选出来执行任务有一年多了。”

雍诗菁从他的回答中,知道这是“雍王卫”的惯例,卫中自卫属长官级别起,职位以世袭为主。

校官为一线骨干力量,行动中多会有折损,故多从部属中择优提拔任用。

部属员额是当年仁宗皇帝钦定的,除各级僚属外,雍氏及其“四大卫”有部属两千人,“王”、“卫”两家各有部属五百人,卫合计共有部属三千人。

部属的职位是世袭的,父亡子继,兄终弟接,直至此职位无后人接任,则收归卫部,上报总卫批复,予以另行分配。

凡卫中部属的男丁年满十八岁即登记造册,集中进行训练,择优配属到卫部中,执行任务。

这个装扮成小贩的部属就是按照卫中的规定,挑出来任用的。

绿裙佳丽 美丽动人

但雍诗菁从其回答中,觉察出这个人不对,就问道:“你原本不是亲随护卫卫部主官之人,怎么调进来这八人之中的?快点如实说来。”

这个部属忙回答道:“属下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只知自己是约于一年前被调岗到亲随护卫中至今。”

“你叫什么名字?谁给你的调令?”

“属下叫吴军,调属下换岗的是卫部后卫右校的校官李进。”

“他可有正式文书给你?”

“没有,是口头传达的调任命令。”

“吴军,你原先在什么岗位上?主要负责的是什么任务?”

“回禀特使,属下原在卫部后卫右校的运输保障组,负责卫部人员生活所需物资的运输。”

雍诗菁皱着眉头,追问道:“卫部在桐庐的物资仓库在什么地方?”

“在’工字路’货仓。”

“那里是卫部的专属货仓?还是租用的?”

“回特使的话,是卫部的专属货仓,看守货仓的都是卫部后卫的同僚,只有负责装卸货物的工人是聘请的。”

“可有仓库对外出租?”

“没有。”

“你在新的岗位上,可有领受什么特别的任务吗?”

“在担任护卫主官的暗哨之后,我有一次向上级长官汇报了自己发现的问题,随后第二日就被调到移动岗了。”

对于这个新的情况,雍诗菁觉得有些蹊跷,一般正常情况下,上级会就下属上报的问题做进一步核实,同时责令发现上报者继续留意观察后续的情况,以便及时汇报。

但吴军上报异常情况之后,即被调离,如无问题,怎么会这么做呢?

“吴军,说一下你发现的是什么情况?”

“是,我有次在跟随主官上班途中,发现有人在暗中跟随我们。

我在知会了另一位同伴之后,由他负责继续护卫主官,而我去查明跟踪者的情况。

跟踪者发现自己暴露后,立刻转向离去。

后在我的追踪下,对方躲进了一条巷子中,最终进了死胡同。

此时对方露出了自己的面目,竟然是原来的护卫主官的后卫部属陈海。

他说要想活命,就不要对外讲出他的名字,他做的事对得起卫部,是不会伤害主官的。

我给他说自己要据实上报情况,他说这是我的职责,不会强求我,但只需说被人跟踪之事即可,至于是谁千万不要说。

如实上报情况就等于判了自己死刑,除非是我自己不要命了,那他也没办法。”

雍诗菁看着吴军的神情和眼睛,断定他没有说谎,就问道:“陈海还对你说了什么?”

“他在临走时,告诉我,要保护好主官,有人要对主官不利。

我问他,’为何会暗中跟踪主官?’

他回答,’要话想对主官讲,但又不想让我们现任的护卫为难,所以正在寻觅机会。’”

“你有没有问他,是自己一个人,还是有同伴和搭档者?”

“特使,属下没有问,当时有些发蒙,也有些害怕。”

“你身上带枪了吧?”

“带了,护卫主官的暗哨都是配枪的。”

“你手里有枪,还怕什么呢?”

“特使,您是有所不知,我看到陈海的样子不像是从前一样,他的神情很吓人,就像是大病初愈一般,整个人看上去很不好。”

“他原先是怎样的?”

“很强壮,生龙活虎的样子。”

雍诗菁点点头,为了缓和吴军的情绪,就问道:“你入职后卫的右校前,可有进过集训?”

吴军摇摇头,“回特使,属下未参加过卫部组织的任何集训。

属下被通知入职后卫右校,是在家人按照卫部要求,上报家中适龄男丁名单之后的一个月。

接到通知后的第三日就正式入职了,在后卫右校待了不到两个月,就被调到护卫主官的岗位上了。”

“未经过集训,你在岗时能应付的了岗位要求吗?”

“回特使,后卫不像是左卫负责经营,人员要头脑灵活,做事精明;也不同于前卫负责行动,人员要精武强健,身手有力敏捷;更不同于右卫负责情报,人员要机敏干练,善于发现线索。

后卫主要是负责物资供应及保障,做的多是采购、运输、储存和分发的事情,只需按照卫部的规章制度做事即可,守成就好,不喜变化的。

所以,属下虽未经过卫部的集训,但依然能胜任所在的岗位职责要求,并未出过纰漏的。”

雍诗菁听着吴军的讲述,不禁对这个谭政充满了疑问,他一个后卫长官,虽掌握卫部的所有物资和装备,直接管辖护卫主官的亲随护卫,但实则是位高权重,却无实际战斗力的卫属长官。

一旦心生反意,很容易被其他卫属联合反制下去,谭政不可能不知道此中的厉害关键之处。

本应是卫部主官的亲信,为何要做些出格之事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