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护送长老的注视下,古薰儿即便是有心也不能做的太过,只得匆匆留下两封书信,一份给萧战一份给萧炎。幸好的是,古薰儿知道萧炎此前获得了一份不小的机遇,能让他的根基不受损的情况下,修为短时间之内猛涨那么一大截,想必那机遇也不算小,将来两人未必就没有重逢之机。

留下书信,古薰儿在这里最后的事也算是完成了,护送长老枯瘦老朽的手神曦盛放,一掌轰出,无垠虚空立即破碎,宽广的空间通道架构起来,幽深晦暗,不知通向何方。

四人齐齐跃如空间通道之中,不多时,当众人远离,空间通道附近,空间粒子活跃,自动的将创伤修复弥合,伴随着空间波动的彻底平息,这座精致的小院彻底恢复了宁静,就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再也没有了些许人气,古薰儿生性冷淡,跟小龙女性格相似,唯有在亲近人面前才会放下冷漠,再加上在萧家的这些年,她身怀秘密,自然不希望身边有太多的人,所以她的院子里向来是没有什么奴仆的,也不知道要过多久才会又能发现她已经离去的消息,并看到她留在屋里的两封信。

魂族,帝城,密室。

“啪!”磅礴而阴冷的斗气横冲直撞,将密室之中无数珍藏撞得四分五裂,地面四周一片狼藉,幽蓝色的冰渣伴着寒霜寒气四溢,这种寒气不同一般,有着一种将人的灵魂都要冻结的阴冷,十分诡异。

“族长恕罪!”这件密室之中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魂族族长魂天帝,另一个是前来通报消息的魂族长老,魂族魂天帝掌控着绝对的权威,甚至远超历代族长,其权力已经攀至有史以来的顶峰,或许只有魂族的始祖魂帝才能更胜一筹。

族人们对于这位深不可测的族长大人,也是又敬又畏,而且畏惧远远大于敬重,魂天帝虽然已经许久没有出世,但是他活跃之时,铁血手段不仅是其余几族深受其害,就是魂族本身也是煎熬不已,苦不堪言啊。

通禀的长老早知道在消息传上去之后,魂天帝会是怎样的暴怒,但是当真正身临其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身哆嗦,他可也算是斗气大陆上有数的强者,但是在魂天帝面前却是如同鹌鹑一样,恨不得把头埋进地缝里。

可见魂天帝的积威是有多深。

“哼,恕罪,四魔圣都折损在了丹塔,你叫本座恕罪,你怎么不自尽谢罪啊!”魂天帝斗气暴虐,在他面前的长老身体冰冷,随时随地都感觉像是要被冻僵了一样,但是他却不敢起身,甚至连动一下都不敢,魂天帝现在处于暴怒之中,顺口而言,说不定还能留他一命,若是他顶风作案,那魂天帝也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物,魂族长老不少,少他一个毫无影响。

长老匍匐在地面上,魂天帝冰渣一样的冷眼,一直落在他的背上,他猜得不错,魂天帝其实确实是想要拿他泄愤的,只是这长老毕恭毕敬,一点错处都不给魂天帝抓住,魂天帝也是要面子的人,不好无缘无故就将其镇杀。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看到长老像狗一样的瘫软在地,魂天帝无奈的捏了捏眉头,那里皱成一团,可是任凭魂天帝怎样揉却都揉不开,“算了,滚出去吧,别在这里惹本座烦心。”心累啊!!

听到魂天帝这话,长老像是接到了上天恩旨一般,喜不自禁,脚下生烟,屁颠屁颠的就这样跑出去了,头都不回一个,瞬间消失在密室之中,那速度堪称是风卷残云,用脚都像是开了瞬移一般。

“这帮废物,做什么事都是功败垂成,正是气死本座了。”魂天帝看都不看一眼,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看多了蠢猪容易上火。

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魂天帝的背后,他的脸在黑暗之中看不太清明,但是身边的黑色火焰却是隐隐约约,将他衬托的如同地狱之中的阴神。

“呵呵呵,魂天帝,看来你遇到麻烦了,怎么样,要我帮你将那个丹塔抹除吗,正好我对这个炼药师组织还有些兴趣呢。”人影口中传出奚落的声音,若是传出去定然会激起轩然大波,魂族魂天帝乃是在整个斗气大陆顶尖势力都公认的绝世强者,整个斗气大陆能与他比肩的能怕是不超过一手之数,又有谁敢这般对其说话呢。

魂天帝手臂一挥,强横的斗气凝聚成一柄戮魂弯刀,伴随着他的手落下,径直将那黑影人砍成两半。黑影人并没有一滴血溅出来,只见他分开的身体像是磁铁一样的重新合了上去,黑褐色的火焰徒然暴涨,随后,火焰落下,才发现黑影已经恢复了远扬,像是根本没有被人砍伤过一样,完好无损。

看着那重新凝结的黑影,魂天帝没有一丁点的客气,“虚无吞炎,本座不用你来教本座怎么做事。”

谜底揭开,原来这黑影正是异火榜上排名第二的虚无吞炎,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九星斗圣,也是因为有这样的实力,他才敢跟魂天帝同辈相称,甚至撩拨一下他。

还是那句话,斗气大陆上实力为尊,若是一般人敢跟魂天帝说这种话,骨灰都找不到了。

“别动怒嘛

,好歹咱们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盟友,大不了这次不收你好处便是了。”虚无吞炎欠揍的声音响起。

魂天帝睨了他一眼,好不容易将怒火压下来,以魂天帝的手段,如果想要收拾虚无吞炎也不是完没有办法,要知道同为九星斗圣那也是有差距的,跟古元、魂天帝这样的斗圣巅峰相比,虚无吞炎这个九星斗圣水分就多多了。

只是如今时机不对,虚无吞炎还不是收拾的时候,魂天帝心中想着。

“怎么样,那些异人还有供出什么吗?”对着虚无吞炎,魂天帝正经的问道,虚无吞炎也知道此时不再是玩闹的时候,正了正颜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