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科长,您手上的伤口可不浅啊。

我现在先给您简单包扎一下,一会等外面的空袭结束后,建议您还是去一趟军营外的医院,好好的再处理一下伤口。”

“好的邵医生了……真……真是太感谢您了。

他奶奶的……这帮东洋鬼子真他娘的心黑……一个个也太不是……嗯哼。”

忍痛骂骂咧咧的念叨了几句后,受伤的田科长感受到妻子用力的推了他一下,这才看着邵家轩略显尴尬的闭上了嘴。

……

而随着人们渐渐从最初的恐慌中适应,大厅内的气氛也随即慢慢缓和了下来。

不仅如此,一些胆大的男人还借着月光坐回到了椅子上,开始壮着胆子抽烟喝酒吹起了牛皮。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一些老色鬼借机在一些美貌的姨太太身上揩油,引得人群中时不时传出了几声轻微的惊呼。

……

咣……!

……

美少女一只叽粉红格子裙软妹日常写真图片

而就在众人以为危机正在慢慢过去的时候,司令部的前院附近却突然落下了一枚巨大的不明物体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一阵地动山摇过后,亮红色的火球拔地而起,几乎映红了整个司令部大院。

很快,伴随着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浓烟滚滚而来,举办宴会的大厅顿时首当其冲。

巨大的轰鸣声中,这栋三层小楼门窗上的玻璃瞬间部粉碎!

哗……

一时间,大厅内原本刚刚冷静下来的人群顿时再次陷入了一片混乱。

由于冲击波带来的浓烟遮蔽了月光,使得大厅内原本仅有的一点光亮瞬间被吞噬。再加上所有人没烟火味呛得难以睁开眼,导致大厅内的人群只能向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恐的趴在地上甚至是桌子底下,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

……

不过,相对于大厅内其他受惊的宾客,一直在等待时机的邵家轩的脸上此时却露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

推开面前的一个伪政府官员,他脚下微微一发力,不顾可能被座椅绊倒的危险迅速朝大厅里侧的旋梯猫了过去……。

……

咳咳咳……咳咳……

捂着嘴巴跑出被浓烟笼罩的大厅,前田樱子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了几十米外熊熊燃烧的司令部大门。眉头一皱,她庆幸之余,也终于暗自送了一口气。

原来,刚才的爆炸并不是由什么美军重磅炸弹引起的,而是一具被护航战斗机扔掉的副油箱。

显然,不久前日军高炮部队的反击也让美军护航战斗机感受到了危险,以至于为了机动直接将还剩一半多的副油箱抛弃了。

而巧合的是,这具副油箱居然不偏不倚的落进了日军在城内的司令部大院,还击中的大门口的岗楼。

……

“还好……如果是真的炸弹的话,怕是今天的计划就没法在执行下去了。”

前田樱子很清楚,如果这枚是真的炸弹,那说明日军城内的司令部已经成为了美军空袭的目标。

那样的话,落入大院内的炸弹就绝不会只有这一颗……。

……

想到这,看了一眼前方十几个正在拖拽水管灭火的士兵,前田樱子托起碍事的和服下摆,转身向大厅内跑了回去。

……

踮着脚走过满是碎玻璃的大门,走进大厅的前田大喊了几声,将一名拿着手电维持秩序的日本军官招呼了过来。

不过,就在她打算让对方去外面找几个医护兵进来帮忙的时候,却隐约看到通往二楼的旋梯上面似乎闪过了一个黑影。

“把手电给我……!”

猛然意识了什么,喜怒交加的前田樱子劈手夺过尉官手里的光源,拔出配枪就冲向了楼梯。

……

……

与此同时,正在大厅角落里安慰一名受伤贵妇人的金美姬,也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微微起身环视了一圈身边的人影,察觉到自己丈夫很可能已经不再一楼的金美姬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难道……难道他真的摸上楼了……。”

作为一名军统培养的精英,金美姬自然也从大久保利刚才的演讲中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只不过,对于日本人针对八路军的行动,军统是根本没兴趣去了解的。

但是,此时的金美姬却是不一样……。

电光火石之间,她回想起自己上司杜宾临走前的那几句话,心里的那根弦瞬间就紧绷了起来。

……

“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意识到自己必须要想办法帮丈夫一把,金美姬把心一横,直接用力将身前的妇人拉了起来。

“马夫人……您的伤口需要马上找水清理一下,请跟我去趟二楼洗手间吧。”

被突然拉了一下,胳膊上伤口被牵动的马夫人顿时惨叫了一声。书屋

就在刚才的爆炸中,这位伪市政厅马副厅长的夫人被震落的吊灯砸了一下,以至于右胳膊上受了不轻的伤。

虽然被金美姬用撕碎桌布紧急包扎了一下,但此时看上去仍然血粼粼的非常恐怖。

“邵夫人……这黑灯瞎火的,咱们能待会再去吗?”

吃痛之余,看着身边黑漆漆的环境,马夫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

不过金美姬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顿时提起了精神。

“马夫人,这空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再说了,您这伤口已经落入了尘土,如果不及时清洗一下,搞不好会因为严重的感染而导致截肢的……。”

“啊呀……那可不行!邵夫人,你赶紧带我去处理一下吧,求您了……。”

得知自己胳膊很可能会被截肢,马夫人顿时点头如捣蒜,拉着金美姬就要走。

……

邵夫人……你们是要去二楼的洗手间吗?能……能带上我俩吗,我们快憋不住了……。”

就在金美姬二人打算出发的时候,附近两名伪政府官员的女眷也闻声凑了过来。

显然,因为连续多次的惊吓,她们都有了明显的生理反应……。

“可以,那你们跟着我俩一起走吧……。”

见成功的蛊惑了三人跟自己一起行动,金美姬在心底暗暗惊喜之余,也随即不在耽搁。

……

片刻之后,就在前田樱子刚刚持枪走上楼梯后没多久,金美姬也带着马夫人几人一行来到了旋梯的入口。

不过,就在四人想要上去的时候,却被一名听命于高木的日军中尉给拦住了。

“站住!这里不许任何人上去……!”

……

“吴江马戏马嘶……我是一名医生,而我身边这位马厅长的夫人刚刚被震落的吊灯砸伤了胳膊。

中尉先生,还请您能允许我们到二楼洗手间清洗一下伤口……拜托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日本军官,金美姬尽量用日语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然而,日军中尉虽然在听到金美姬的日语后脸色有所缓和,但态度却没有丝毫的转变。

“不行……这上面现在谁也不能上去,请你们立刻返回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空袭结束!”

闻言面色一紧,金美姬眯了眯眼,一咬牙转身看着马夫人小声说道:

“马夫人……人家觉得您的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不让上去……要不,咱们还是回去等等吧……。”

……

“啊?……我……哈呀!……我活不了啦……救命啊!”

有了金美姬的提醒,本就被伤痛折磨的马夫人当即冲着日军中尉嚎啕大哭了起来……。

不仅如此,随同一起来的两名女眷也跟着指桑骂魁了起来。

作为伪政府高官的家眷,又是大久保利少将邀请来的贵宾,他们自然也难以忍受被一个小小的日军中尉反复“刁难”。

这一下,刚刚上楼的前田樱子也就被楼下的吵闹吸引了回来。

拎着手枪烦躁的跑下楼梯,前田樱子看着下方正被几名女人“围攻”的手下,柳眉倒竖。

“赤野君,你们吵吵闹闹的到底在干什么?”

……

听到身后传来长官的呵斥,被几个女人搞得脸色铁青的中尉赶紧回头愤怒的解释道:

“前田科长,这几个支那女人非要去二楼的洗手间,我怎么劝他们都不听!”

……

“什么?他们要去洗手间?”

得知有人要去洗手间,金美姬的面色顿时一沉。

拎着枪向下走了几节楼梯,她举起手电在金美姬几人身上扫了一下。

“邵夫人……马夫人……?”

前田樱子的记性非常好,因此她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站在人前的两名女眷。

见状,金美姬也赶紧主动开了口。

“樱子小姐……马夫人刚刚被震落的吊灯砸伤了胳膊,急需清洗包扎一下伤口。

而我后面的这两位,也是被吓得有了生理反应。所以,还请您能允许我们去一趟二楼卫生间……。”

看着投来怀疑目光的前田樱子,金美姬的目光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樱子小姐,求求您行行好吧,我真是疼的受不了了……。”

金美姬的话音刚落,马夫人也再次配合的哀求了起来。

……

见状,前田低头沉思了片刻。

虽然对这几个女人非常的厌烦,但前田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让她们上楼。

……未完待续,感谢书友们的支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