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德善地榜排名三十三,远比排名一百的秦朗靠前,有他出手的话,莫行相信还是有很大机率将秦朗诛杀的!

“你们所说的秦朗可是最近在天荒大陆名噪一时,那个以武宗七重实力登上地榜一百名的秦朗?”

董德善眼中寒芒闪烁,开口问道。

“没错,正是他!”莫行连连点头,“秦朗虽然在地榜排名一百,不过战斗力极为强悍,就连我莫俊大哥都没有在他手下过了几招便不幸陨落了,根本不能轻易招惹。”

莫行知道地榜上的强者都有争强好胜的一面,因此特意将秦朗的强大战斗力提了出来,想要激起董德善的斗志。

“不能轻易招惹?哼,我早就想要会一会这小子,今天正好跟他一战,同时为死去的莫俊兄报仇雪恨!”

董德善不屑的冷哼一声,向莫行询问了秦朗现在所在的位置后,身形一动,快速向姑射山中心飞掠而去。

“董贤侄如此着急为死去的莫俊报仇,真是让老夫感动啊。”

望着董德善远去的背影,莫雄风开口赞叹道。

“哈哈哈,我们董家的人个个嫉恶如仇,这个秦朗如此暴戾,杀人不眨眼,德善此行也算是为天下苍生除害了,我们在此安心等德善的好消息即可。”

董志洲缕着花白胡须,笑道。

董德善乃是他一手调教培养出来的,在武宗境界已经旱逢敌手,他对其有足够的信心。

清纯少女风姿冶丽明媚动人美图

“能够诛杀此恶贼自然最好不过!”

莫雄风脸上终于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

姑射山中心处。

除了最为中心的地方特意空出来外,其余大量的地方几乎都已经被密密麻麻参赛的武者占满。

在距离空出位置最近的地方,秦朗盘膝而坐,正闭目沉神,休养生息,调节自我状态。

“小子,让开,这块地方董爷看中了,不想死的话滚一边去!”

突然一道人影从远处疾驰而来,径直来到秦朗身前,目光在秦朗身上得意扫了扫,确定跟莫行描述的无误后,陡然开口厉喝道。

声音如同炸裂,猛然在众人耳畔炸响,震得人耳骨发麻,不少武者纷纷循声望了过去。

“是董家的董德善!”

“他可是在地榜上排名三十三的强者,实力极为强大!”

“这下有好戏看了!”

众武者议论声不断传出,不少人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无比期待。

秦朗的强势刚刚他们有目共睹,但这董德善也不是善茬,两人一旦正面碰撞,必定是针尖对麦芒,场面肯定极为精彩!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在这里叽叽喳喳,真是噪舌!”

秦朗睁开双眼,用天眼武魂扫了一眼董德善,淡淡开口,而后再次闭上双眼闭目养神,对董德善的话根本不屑理会。

“东西?我不是东西,我乃是董家的董德善,听到董爷的名号是不是怕了?哼,怕了的话赶紧滚蛋,从我面前消失!”

董德善满脸的自傲,冷哼道。

“你不是东西的话就没有必要这么大声说出来吧,好像害怕大家不知道似的。”

秦朗摇了摇头,淡淡一笑,调侃道。

“哄……”

顿时周围众武者一阵哄笑声传出,不少女武者更是捂着嘴咯咯娇笑了起来。

这秦朗不但战斗力强大,嘴上的功夫也丝毫不弱啊。

“混蛋,你敢给董爷下套,找死!”

当众出丑,董德善面色一沉,牙齿咬的梆梆直响,右手缓缓伸向背后背着的巨剑剑柄之上,杀意升腾,向四周席卷而出,整个空气顿时一片肃杀,气氛极为压抑。

“秦丹王,这个董德善乃是董家最杰出的青年,在地榜上排名三十三,远比我靠前的多,实力不容小觑,依我看我们不如退一步,将这里让给他好了。”

秦朗身后许涛凑了过来,忌惮的看了董德善一眼,小声向秦朗提醒道。

“地榜排名三十三又如何?敢打我地盘的主意,那我就将他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就是了!”

秦朗淡淡一笑,毫不在意道。

“这么狂……”

姜鸿阳撇了撇嘴,本想也开口劝秦朗两句,不过想到之前击杀莫俊的画面,心中竟是鬼使神差的闪过一抹期待。

或许,秦朗真的能够打败董德善呢?

“小子,最后问你一句,滚不滚?”

董德善浑身气势疯狂涌出,向秦朗碾压而去。

他要让秦朗颜面扫地,然后再将之击杀,这样才有足够的成就感。

“做梦。”

仿佛看白痴一般扫了董德善一眼,秦朗缓缓摇头。

“找死!”

董德善冷哼一声,浑身气势达到了极致,猛然抽出背后的巨剑。

“铮铮铮……”

董德善手臂一挥,足有两米多长的巨剑将空气切割开来,发出阵阵刺耳的金属嗡鸣声,刺眼的寒芒从巨剑传出,这一刻仿佛连空气都变得无比冰冷起来,不少武者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肝胆皆寒。

“这董德善果然不愧为地榜排名三十三的存在,仅仅只是拔剑,还未动手就造成了如此强悍的威慑力,实在太让人震撼了!”

“看来这次秦朗要危险了!”

不少武者纷纷开口。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杀我的好友莫俊,准备下地狱为莫俊陪葬吧!”

董德善冷哼一声,手中巨剑猛然向前一挥,陡然迸发出渗人的寒芒,一道足有十丈长的巨大剑芒划破空气,如同一条长龙一般,张牙舞爪,向秦朗呼啸而去!

“难怪一来到姑射山就直接冲我而来,原来是为了给莫俊报仇!”

秦朗恍然,面对莫俊击出的巨大剑芒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在众人无比惊诧的目光中竟是欺身而上,提起右拳,迎着十丈长的巨大剑芒猛然直砸而出!

“竟然以血肉之躯跟灵力剑芒对抗!”

“难道这秦朗疯了不成!”

“简直是找死!”

众武者大骇!

在他们看来,纵然再强大的武宗强者,单凭身体也无法抗住同阶武者强大的灵力攻击!

秦朗此举,完是在作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